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反三的博客

 
 
 

日志

 
 

治淮漫忆节选-治淮专家彭晓林  

2008-02-06 09:14:27|  分类: 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治淮漫忆节选-治淮专家彭晓林

作者:杨延寊

本文发表于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河南省委员会文史资料委员会出版的河南文史资料1992年第2期(总第42辑)

 1951年3月7日晚上,刚从淅川中学调回南阳专署教育科的我正在办公室睡觉,有同志告诉我:地委通知,明天抽你们几个人去参加治淮。我在被窝里笑着说:淮河在那里呢?怎么通知我们去?心里还没当成回事,又睡了。谁知第二天一清早,刚吃罢早饭,就有同志来正式通知我到泌阳去参加治淮。于是,我就与郑向光(后任河南省农业厅副厅长,已离休)、杨振华(后任河南省图书馆副馆长,已离休),还有邢克东(已故)夫妇及他们的三个孩子一起,坐马车直奔泌阳县的板桥村。想不到从那天起,我竟伴随着山山水水度过近三十个春秋:从白河之滨到卫河之畔;从淮河源头的涓涓细流,走遍了它的许多支流直到安徽的梅山;出西峡经朱阳关,穿过八百里伏牛山,越龙门,过黄河,登上了太行之巅。那时,建国伊始,在水电方面,河南省历史上遗留下来的只有豫西南内乡县西峡口莲花寺岗上一座仅几十千瓦的小水电站(别延芳统治内乡时修建的)。如今,大中小水电站已有1100座,装机24。66万千瓦;当时水库没有一座,如今已有大型水库15座,中型水库94坐,小型水库2317座,蓄水量达159亿立方;当时河南省只有些土砖井,如今已有机井72万眼;那时自流灌溉只是在豫北、豫西、豫南的山丘地区有几处历史上遗留下的古老灌区,如今已有大中型灌区242处,灌溉面积已从建国初期的566万亩发展到5500万亩。当时和我一起参加水利建设的领导干部、工程技术人员以及千百万的工人、士兵、民工,也从风华正茂变成两鬓白霜,有的已经辞世,他们的形象在我的脑海里一幕幕映现,使我难以忘怀。

5页-15页省略,从15页第7行开始:

治淮专家彭晓林

 我国黄河、长江、淮河这三条大的江河上有三位“大禹”一般的人物,他们为治理和开发这三条江河用尽了毕生的精力。这就是黄河上的王化云,长江上的林一山,淮河上的彭晓林。王化云、林一山二位已经名播海内,而彭晓林因前段工作局限在淮河上游,后期虽主持淮河规划办公室工作,但又经过“文化大革命”机构多变,未能充分施展才华,且早早地在1975年12月辞世,故他的贡献尚未为大众所知晓,但他的思想、风范、抱负、我以为与王化云、林一山二位是一样的。
 彭晓林在建国初期担任河南潢川专署副专员(专员是刘名榜),1950年政务院决定治理淮河后,即调任河南省治淮总指挥部工程部部长,后任治淮总指挥部副总指挥兼工程部部长(河南省政府主席吴芝圃兼任治淮总指挥部总指挥),从此,彭晓林数十年未离开淮河。一年之中,他大部分时间活动在淮河的大小支流上。他多次带领规划设计人员从桐柏县的淮河之源到苏北平原的淮河入江入海处。以他长期的革命生涯锻炼出的思想品德、抱负和他的文化素养,他像王化云、林一山一样很快从一个行政领导干部成为水利专家。从勘测设计施工现场到会议介绍工程情况,研究施工的具体问题;从宏观的论证分析到具体技术的研究,他都要亲自参加。由于长期在沿河奔波,他的皮肤晒的黝黑。他常操着淮南庐江一带的方言从容不迫侃侃而谈,如果没有人介绍这位1937年就到了延安的老革命是河南省水利厅的厅长、淮河规划办公室负责人,人们准以为他是一位经验丰富的工程师。他谦虚谨慎,虚心好学,严以律己,宽以待人,实事求是,这种作风影响着周围的人们。那时水利厅十个厅长,号称“十龙治水”,副厅长称赞他是“我们的好班长”。当时厅长们和一般职工都住在一样的楼房里,譬如工程处的人员在哪个楼住,分管这个处的副厅长也住这座楼。当时水利厅只有一辆卧车,按规定是配给彭厅长的,但他除因公乘车,从未因私事坐过车,也没让亲属乘过车。机关每到调级时,他总交代他妻子陈瑛:“调级的名额有限,你可别要求调。”所以一直到陈瑛离休,级别比较起来总抵于其他同志。三年困难时期,彭厅长由于孩子多,还大都是男孩子,吃的多,彭在小伙吃饭,顿顿是一两一两的计较,难以吃饱。有次晚上12点了,我们一同从办公室回宿舍,他少气无力的说:“老杨,怎么这两条腿没有一点力气呢 !”我心情沉重,说不出什么。有位在下边施工的同志,很不容易买了几十个鸡蛋,用小木箱钉好给他送来,有的从水库捉几条鱼给他送来,他都催妻子赶快送到小伙房,让大家吃,自己一点也不留。有次山东省水利厅长江国栋来了,彭晓林让行政科交代小伙上多做几个菜,端到会议室吃。江厅长笑着说:“老彭啊,怎么你请客哪?”彭厅长说:“老江,你放心吃吧,这是我自己掏的钱。”
 1975年8月,我随彭厅长在北京参加全国水利会议,那时他已调淮河规划办公室主持工作。会议正开中间,驻马店地区发生历史上罕见的特大暴雨,全区平均降雨量800毫米以上,暴雨中心降雨量为1282毫米。由于雨量集中,洪水暴涨,板桥、石漫滩、田岗、竹沟等水库相继垮坝,洪河、汝河溃决漫溢,东西300公里,南北150公里的范围内,洪水漫流,汪洋一片。全国水利会议马上休会,各省水利部门的负责人,特别是沿淮江苏、安徽的同志立即赶回去部署防洪抢险。记得是休会第二天,中央防汛指挥部安排河南省的、淮办的以及其他有关人员包括新华社记者到灾区查看。这一后一连几天内,我跟着彭晓林同志每天清晨从北京机场出发,到郑州机场稍停,听取河南的简要汇报后,即飞往板桥灾区,再沿沙河、洪汝河向东,一直看到安徽,任务是查明水势为何回落极其缓慢,数十万灾民被围困,是那里阻水?飞机飞到板桥上空,底空盘旋,新华社的摄影记者腰系安全带,机舱门打开,向下拍照。他难受的一口一口的吐着,一次一次地拍照。我和彭老站在机舱门口向下看,天哪,拦河大坝冲开个大缺口,库内已是干干的,能看到裸露着的沙石,只留下原来汝河河床内的一线流水。我和彭晓林同志凝神地望着这个我们自始至终参加建设的工程目前的惨状,头脑轰鸣,相对无言。飞机在板桥低空盘旋两周后,即向东越过京广铁路线,向河南、安徽边界飞去。京广铁路已露出水面,铁轨有的被洪水冲的扭曲着,有的车厢被冲到数里之外,越往东积水越深,一团团群众有的在堤上,有的聚集在高岗和土窑顶上。飞到项城一带,茫茫大水,领航员也难说出下面的准确位置。这时彭晓林同志向下看后,告诉领航员:目前可能就在项城上空,因为飞行十几分钟看见有两行树梢露出水面,这可能是百里大渠吧 !百里大渠是“大跃进”年代人工开挖的一条大渠,两岸种有高高的白杨树,现在只露个树梢。领航员对照航空图校正位置方向,确认就是在项城县上空。飞机沿着安徽、河南的边境线飞行,积水已经数天了仍下不去,千百万群众被围困在水中,中央当时分管农田水利的李先念副总理忧心如焚,指示要赶快查出阻水原因,以便中央好下决心。我们连续两次飞到豫、皖边界上空察看水势,总是一早从北京起飞,晚上回北京汇报。当时彭晓林已年近七十,还带着病,这样连续飞行,到灾区还要低空盘旋,就是常在飞机上工作的年青人也受不了。一个女服务员晕的坐在那里直吐,我们笑她怎么能在飞机上工作呢,她皱着眉头说:“我们民航班机都是在一定高度平稳飞行,哪坐过这样的鬼飞机啊!”一位新华社记者晕的眼都不敢睁,大家笑他明天发消息要成“克里空”。彭老就是这样连续数日早出晚归,总是在深夜向国务院汇报后,拖着疲倦的步子回到住处。记得是两次到灾区查看水势回去给李先念汇报后,李先念副总理仍不够满意,急切地说:“明天给你们调一架专机,带有经验的领航员、飞行员,你们指哪里,飞哪里。赶快肯定阻水原因。”第二天确是从太原调来一架飞机,是架旧式的苏制“伊尔”飞机,据说是50年代初周总理坐过的专机,已经淘汰下来了。说是总理专机,实际很简陋,只是在驾驶舱和客舱中间有个小包厢,是总理办公的地方,后边客舱是总理的随行人员坐的,也只能容纳一二十人。这次直飞豫皖边界的阻水地带查看,又配合各方面掌握的情况,给国务院汇报后,终于调来了工兵,炸开了豫皖边界上座落在河南新蔡县境内的班台闸,积水很快下落。

修复后的板桥水库
19页后省略。。。。

  评论这张
 
阅读(6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