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反三的博客

 
 
 

日志

 
 

彭老和淮河流域查勘  

2008-02-06 09:25:44|  分类: 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彭老和淮河流域查勘

作者:陈惺(江苏人,1944年在重庆中央大学就读水利工程学,解放后就职于苏北行署农水处。1950年,毛泽东提出治理淮河,他响应号召调往河南,从此扎根中原。陈惺曾任河南省水利厅副厅长兼总工程师、河南省人大常委会农业委员会主任)。

本文发表于河南省水利史志编篡办公室出版的河南水利史料1988年第一期15-17页

       1958年原治淮委员会解散以后,淮河流域的水利工作逐渐出现了许多不协调的问题。到六十年代,恢复淮委的迫切性越来越明显,水电部计划先组织力量对淮河流域规划进行一次修订,为恢复淮委打下基础。做为它的第一步,自1965年秋开始组织一次大规模的全流域查勘。这项工作由水电部党组委托彭晓林同志主持。当时,晓林同志年近花甲,德高望重,又比其他同志王组烈、陈子定、江国栋等都长几岁,同志们都尊称他为“彭老”。查勘工作原定一年完成,但次年五月开始了导致十年浩劫的“文化革命”,被迫中断。时间虽然短暂,工作还未完成,但是,彭老对整个查勘的周密部署和精心领导,以及他对工作的极端负责和对同志们的极端热情,特别是他对我的教育和培养,却使我铭记难忘。
       1965年国庆节后,彭老要我随他到北京开始准备工作。查勘工作先后共调集近一百位同志参加,除了水电部及其附属机构的力量以外,还有有关四省—河南、安徽、江苏、山东的同志。人员来自四面八方,不仅工作经历不同,认识不同,还带着各自单位的观点。如何组织领导好,使他们紧密结合发挥集体力量,彭老是煞费了苦心的。首先是组成了以彭晓林、王组烈、陈子定、江国栋四同志为首,水电部规划局和四省各出一名技术骨干参加的中心组,作为领导全团工作和团结全体同志的核心。然后根据查勘工作的进展,先后组成了水文组和沂沭泗、上游、中游、下游等四个查勘组。各组的组成人员,特别是负责同志,都是经过挑选,有些是经过彭老亲自向水电部和各省商量借调的。集中以后,彭老向大家讲的第一番话就是:不管来自何方,到一起以后都要为了修订淮河流域规划而共同努力。我们的目标是共同的,就是一定要把淮河修好,不怕对问题有不同看法,但要有服从真理的精神,经过充分讨论,谁的道理对就听从谁的主张。以后,在工作中彭老又多次强调服从全局,团结治水的重要性。在彭老的精心组织和谆谆教导下,各组讨论问题时都做到了既能畅所欲言,又能得到统一的结论,气氛十分活泼融洽。
       彭老一贯重视调查研究,在淮河流域查勘开始以前,1965年夏末就带领我和其他几位同志到我省信阳、驻马店等地区跑了一个多月,了解情况和摸索查勘的经验。流域查勘工作开始以后,他首先抓全团和各个组的工作计划。按照尽量到现场搜集第一手资料和边调查、边研究、边总结的要求,各个组都有详尽的查勘调查计划和分阶段小节的安排,而且规定了中心组和各组在途中相会合的时间,以便及时检查工作和交流查勘情况。谈论中心组的查勘计划时,大家都劝说彭老和其他几位年纪较大的同志不要安排的太紧张,有些交通不便的地方就不要去了。但是彭老坚持每个县,每个重要河段,每个重要工地都要亲自跑到。以后在查勘中常常连续长途奔波,汽车开不到的地方就下车步行,刮风下雨也从不畏缩,彭老精神抖擞地走在前头,我们比较年轻的人就只有在后面紧跟了。 
       彭老早年从事教育,抗日战争期间领导地方政权,坚持敌后斗争。建国以后,自1950年开始主持河南省治淮工作。他十分重视按科学规律办事,一方面紧紧依靠技术干部,一方面自己也专心学习业务,不甘心长期当外行。经过长期努力,他不仅掌握了丰富的水利知识,而且善于用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理论和方法来分析事物,对治水方针和方法常常能提出精辟的见解。难怪外省的同志听了他的讲话以后,往往问我彭老是不是技术干部。他虽然不是技术干部,但事实证明在技术上也完全能够胜任领导工作。对于他虚心好学的精神,大家都十分敬佩。
       对查勘的要求和调查研究的方法彭老谈的最多,查勘开始前谈,检查工作时还谈,在彭老的领导下,这次查勘目标是明确的,方法是正确的,我体会到的有以下几个主要方面:

(一) 要深入实际,查清事物的辩证关系

       从概念出发主观臆断是一切工作的大忌,也是彭老所最反对的。在淮河水利工作中过去也存在不少这样的东西。譬如说:把“上游以蓄为主”绝对化起来,而且理解为上游指的就是河南。那么,试问作为豫东水系发源地的豫东平原,虽然是上游,但是地势平坦,易涝易碱,如何以蓄为主?所以彭老一再要求大家一定要查清各个地区的具体条件,弄清存在于事物之中的真实的而不是假想的矛盾关系,以便找到解决矛盾的正确办法。

(二) 不要割断历史

       不但要查清现状,还要查清过去的发展历史,从而认识事物的发展规律。例如:沿淮的许多湖泊蓄洪区,它们是在自然演变和人类对自然灾害作斗争的历史中形成的,对维持水的运行平衡和缩小自然灾害起重要作用。不重视维护它们的作用,就会给治水带来新的困难。所以,彭老要求我们要认真搜集历史资料,总结历史经验。

(三) 要集思广益,认真听取各方面的意见


       这次参加查勘的同志很多是参加治淮工作多年或长期在地方工作的,很容易带成见和偏见。所以,彭老再三告诫大家,一定要虚心,不要怕听到不同意见,让人家把话讲完。这样,可以使我们更多的了解矛盾的各个方面,对解决矛盾得到更多的启发。由于参加查勘的全体同志的努力,流域内的各地方、各部门的大力配合,查勘的时间虽短,但搜集到了丰富的资料和各方面的宝贵意见。
       1965年底,我们完成了对沂沭泗水系的查勘工作。全团集中到徐州市,整理资料并初步讨论治理的意见。沂沭泗水系大部分是山丘地区,只有南四湖(南阳、昭阳、独山和微山湖)以西为一大片平愿,河道淤塞,涝、碱灾害十分严重,是鲁西南和苏北的重灾区。大家针对湖西地区的治理展开了热烈的讨论。一种意见是:湖西地区治理的先决条件是扩大南四湖的排水出路,在此以前湖西地区的河道不能治理,否则就会增大南四湖的进洪量,抬高它的蓄洪水位,影响滨湖地带的排水,造成水灾搬家。另一种意见是:同意创造条件来扩大南四湖的排水出路,但是,在此以前可以提前治理湖西河道。这样做可以提前解救湖西地区,受益面积达几百万亩。虽然会暂时抬高南四湖的蓄洪水位,但所影响的范围远远小于收益面积,而且可以用发展圩排来解决。彭老站在全流域一盘棋的立场,支持后一种意见。以后实践证明:提前治理湖西河道不仅解救了大片平原,而且滨湖地带由于发展了圩排,水源充足,也由老灾区变为旱涝保收的丰产区,可惜查勘工作由于发生“文化革命”而中途夭折,否则,淮河流域内其他地区存在的困难问题或许也可以得到提前解决。
       彭老不仅对工作极端负责,对人也极端关心。在查勘途中与其他组相遇时,总要关心的问起组里同志们的学习和生活情况。闲暇时大家都乐意和彭老在一起,每天晚饭后常常很自然地聚在他的周围,被他和蔼可亲的态度所感染,大家都谈的很欢畅。中心组在彭老的带动下更是团结的象一个人。那时,我们几乎每天都要搬家。每天早晨,我们比较年轻的都要抢着为年纪大的同志拎提包。但彭老总是不让我们这样做。查勘了一天,到达下一站住进招待所后,彭老习惯地要到各人所住的房间,看是否已经安排好。我和彭老常被分配在一个房间里,更是朝夕相处。夜里不管工作到多晚,总还要谈一阵,或者对奕一局才入睡。他经常对我谈起抗日战争时的经历,对我有极大的教育意义。在战争时期,尽管对敌斗争十分残酷,生活十分艰苦,但同志们都毫无怨言,团结战斗,贡献自己的一切,甚至献出自己的生命。彭老以深厚的感情缅怀一些牺牲的战友,感慨建国以后,由于政治运动频繁和斗争过火,同志们之间的关系反而不那么亲密了他一面用手做翻烧饼的姿势,一面轻轻地说不能再这样斗下去了。他特别认为对知识分子斗争过多,团结不够。断言党终究会全力抓经济建设,那时一定要依靠科学技术,因而也一定会尊重知识人才。可惜彭老没有能够活到今天,没有看到在党中央的领导下他的愿望已经得到最好的实现。
      1966年5月,中心组结束对江苏和山东省的查勘,进入河南省,准备自上而下查勘淮河干流。在经过周口时,地委宣布有重要的中央文件须向我们传达,那就是带来严重后果的“5。16通知”。听完传达以后,我们预感到一场暴风雨就要到来。不过。幻想淮河流域查勘还可以继续进行下去。所以到郑州进行阶段小结时,彭老向水电部党组建议加快查勘外业工作的进度,然后全团集中进行内业,同时进行“文化革命”。6月,我们查勘到平顶山,接到水电部党组的复电,指示:提前结束外业工作,先各回原单位参加“文化革命”,一个月以后再集中进行内业工作。这样,查勘工作不得不匆匆结束,到合肥作了简短部署,宣布暂时解散。以后,史无前例的“文化革命”越演越烈,查勘团再也不能集中,彭老希望圆满地完成查勘工作的愿望最终落空了。

  评论这张
 
阅读(39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