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反三的博客

 
 
 

日志

 
 

三号楼-永远消失的我小时候的家  

2008-04-26 00:36:51|  分类: 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号楼-永远消失的我小时候的家

 

彭反三

 

人人都是从小长大,人人都有记忆中小时候的家。郑州市金水区纬五路水利厅家属院里的三号楼,楼里面就有我儿时记忆中最早的家。

那是一栋有着几分仿苏风格的青砖建筑。厚厚的墙壁,屋顶高高的烟道口。斜拱砌成的窗框,欧式的小凉台。在欧洲生活很多年后,重新看到我小时候住过的房子,我才能从那栋房子里看出一些欧洲建筑风格的影子。房子建成于一九五五年,那是个中苏友好的年代,楼是河南省治淮总指挥部建的家属楼,解放初期的治淮是在苏联人的帮助下进行的,楼的图纸据说是拷贝的苏联的城市民居建筑。

从一九五五年我三岁直到一九六八年十六岁上山下乡,我在那里住了十三年。其实这楼里不仅有我小时候的家,许多人家都先后在这里住过。他们应该和我一样保留着对三号楼难忘的记忆,无论这记忆是苦是甜,是酸是辣。

我最后离开那里是一九六九年的十一月,我的家以后也很快离开了这座城市。从此我再也没有机会回到老屋去看看。以后多少次路过那里,总想进到老屋去看看,可那里已经是别人的家了,我再也没有机会踏进老屋的门。一生走到五十六岁的今天,居住过很多城市,各处都有过家,可是多少次梦里回的家,却总是在那里。

2006年回郑州,知道水利厅的家属院要整体拆迁了,我又来到那里,想最后看一眼儿时住过的房子,哪个要永远消失的我小时候的家。我用照片记录下了这个要永远消失的有着五十多年历史的旧楼房。

 三号楼-永远消失的我小时候的家 - pfspfs666.popo - 反三的博客

照片1:这是一个拐角楼,长的一面向南,窄的一面向西

三号楼-永远消失的我小时候的家 - pfspfs666.popo - 反三的博客

照片2:楼有三个门栋,向北一个,向西两个,这是中间的门栋,面向西

 三号楼-永远消失的我小时候的家 - pfspfs666.popo - 反三的博客

照片3:面向南的二楼小凉台

三号楼-永远消失的我小时候的家 - pfspfs666.popo - 反三的博客

照片4:我家住在一楼,有三间向南的房子

三号楼-永远消失的我小时候的家 - pfspfs666.popo - 反三的博客

照片5:屋顶的出烟道

2007年春回郑州,水利厅的家属院已经是一片拆迁的废墟。望着那一栋栋要永远消失的旧楼房。我的心里涌起一股酸楚的味道。居民已经搬走,我顺着空空的楼道,走进了儿时的家。离开那里三十八年了,我仔细看着旧屋的每一处角落,进门处的大壁柜、室内墙上的石膏线、水泥抹平的地面、屋里的灯线、厨房里的排烟道、熟悉的窗台、还有卫生间。在废墟中,我久久逗留,在寻找过去的岁月。离开时,我的眼里已经含满了泪水。

2008年春天再回郑州时,儿时住过的房子真的永远消失了。那里变成了新楼房的工地。

 三号楼-永远消失的我小时候的家 - pfspfs666.popo - 反三的博客

照片6:原来三号楼和四号楼的位置,临街要修建三座30层高的楼房

三号楼-永远消失的我小时候的家 - pfspfs666.popo - 反三的博客

照片7:拔地而起的高楼

三号楼-永远消失的我小时候的家 - pfspfs666.popo - 反三的博客

照片8:原三号楼和四号楼东边临街的地方,五十年以上树龄的法国梧桐树见证着岁月沧桑

不知道小时候在这楼里住过的朋友们,你们是否也保留了儿时住过的楼房的照片,如果没有,

你们如果能有机会读到我的博客,可以来看看我们小时候共同有过的已经消失的家园。

 

我的记忆中,有许多的家庭1969年以前先后在这里住过,还记得的有:

治淮总指挥部副总指挥兼工程部部长,后任水利厅厅长彭晓林

治淮总指挥部政治部副主任,后任水利厅第一副厅长张天一

治淮总指挥部办公厅副主任,后任水利厅副厅长宋显民

治淮总指挥部财政部,后任水利厅副厅长刘一凡

河南省水利局副局长,后任水利厅副厅长冯子俊

水利厅技术副厅长,高级知识分子,后任省政协副主席郭培均

水利厅技术副厅长,高级知识分子王近廉

水利厅副厅长赵汉身

水利厅副厅长李子均

水利厅农水局局长,后任黄河水利委员会主任袁隆

水利厅办公室秘书,后任水利厅厅长齐新

治淮总指挥部办公厅主任,后任省计委副主任孙清淮

治淮总指挥部工程部副部长,水利厅高级工程师郑宜良博士

河南省黄河河务局局长,(记不起名字)

河南省水利厅办公室主任,后任商丘专署副专员李希鹏

河南省团省委副书记王XX,(记不起名字)

治淮总指挥部政治部,后任洛阳公安局长的XXX,(记不起名字)

水利厅机关党委书记周XX,(记不起名字)

水利厅勘测设计院院长,后任水利厅副厅长刘建民

水利厅农水局党委副书记徐荣波

水利厅勘测设计院副院长杨真

治理总指挥部和水利厅干部,后任河南省畜牧兽医学校校长王XX,(记不起名字)

水利厅工会主席张新

水利厅办公室副主任张长生

水利厅工会干部秦镇北

水利厅工程师崔XX,(记不起名字)

水利厅工程师王XX,(记不起名字)

水利厅档案室干部XXX,(记不起名字)

水利厅办公室干部,后任老干部处长黄晴良

水利厅办公室干部,林XX,(记不起名字)

水利厅司机班司机高志国

水利厅司机班司机老石,(记不起名字)

。。。

 

还有不少人家也在三号楼住过,我还能记的他们和他们的孩子的模样,可是已经记不起他们的名字了。

       一九六九年以后,我离开了那里。之后还有什么人家在三号楼住过,我就不得而了。

在这楼里住过的许多当年的大人,现在很多已经不在世了。在世的也已经是古稀之年的老人了。我们这些当年的孩子,现在也往六十岁上迈了。

岁月如梭。记住我们的过去。

在新起的大楼的旧处,留着我们过去的时光和故事。

 

 

  评论这张
 
阅读(51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